<progress id="lnd3p"></progress>
<ins id="lnd3p"></ins><ins id="lnd3p"></ins>
<cite id="lnd3p"><span id="lnd3p"><cite id="lnd3p"></cite></span></cite>
<del id="lnd3p"><noframes id="lnd3p"><listing id="lnd3p"></listing>
<var id="lnd3p"><i id="lnd3p"></i></var>
<th id="lnd3p"><i id="lnd3p"><th id="lnd3p"></th></i></th>
<cite id="lnd3p"><span id="lnd3p"></span></cite>
<del id="lnd3p"><span id="lnd3p"></span></del><ins id="lnd3p"></ins>
<progress id="lnd3p"></progress>
<del id="lnd3p"></del>

陶淵明《飲酒》其五譯文及賞析

信息發布者:孟2016
陶淵明《飲酒》其五譯文及賞析
【原文】
結廬在人境,而無車馬喧。  
問君何能爾?心遠地自偏。 
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。
山氣日夕佳,飛鳥相與還。 
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。
【注釋】
①結廬:構筑屋子。人境:人類居住的地方。
②「問君」二句:設為問答之辭,意謂思想遠離塵世,雖處喧囂之境也如同住在偏僻之地。君:陶淵明自謂。
③爾:如此、這樣。
④「山氣」二句:意謂傍晚山色秀麗,飛鳥結伴而還。日夕,傍晚。相與,相交、結伴。
⑤「此中」二句:意謂此中含有人生的真義,想辨別出來,卻忘了如何用語言表達。
⑥悠然:自得的樣子。南山:指廬山。因采菊而見山,境與意會,此句最有妙處。
【譯文】
生活在人間,卻沒有車馬的囂喧。
你問我何能如此,心靈清遠,地自靜偏。
采摘菊花在東籬之下,悠然間,那遠處的南山映人眼簾。
山氣氤氳,夕陽西落,傍晚的景色真好,更兼有飛鳥,結著伴兒歸還。
這其中有多少滋味要表達,欲要說明,卻又忘記了語言。
【作者】
陶淵明(365?~427),又名潛,字元亮,號五柳先生,尋陽柴桑(今江西九江附近)人。陶淵明生活在晉宋易代之際十分復雜的政治環境之中。他的曾祖父陶侃曾任晉朝的大司馬;祖父做過太守,父親大概官職更低一些而且在陶淵明幼年就去世了。在重視門閥的社會里,陶家的地位無法與王、謝等士族相比,但又不同于寒門。陶侃出身寒微,被譏為“小人”,又被視為有篡位野心之人。可以想見,他的后人在政治上的處境是相當尷尬的。
【賞析】
陶淵明是東晉開國元勛陶侃的后代。只是到了他這一代,這個家族已經衰落了。他二十九歲出仕,在十余年的時間里,幾番進退,仕隱不定,先后任江州祭酒、鎮江參軍、彭澤縣令等職。他這樣斷斷續續做了一陣官,無奈靠山不硬,脾氣卻分外高傲,玩不來官場中鉆營取巧的一套。終因抱負不展,又不肯降志辱身與士族階層同流合污,于彭澤縣令上任僅80余日,便以“不能為五斗米折腰”而決然棄職歸隱。此后長期過著躬耕隱居生活。《飲酒》詩一組二十首,就是歸隱之初寫的,大抵表述醉中的樂趣和對人生的感想。本篇是其中最有名的一首。
人活在世上,總要找到生命的價值,否則人就會處在焦慮和不安之中。而社會總是有一套公認的價值標準,多數人便以此為安身立命的依據。拿陶淵明的時代來說,權力、地位、名譽,就是主要的價值尺度。但陶淵明通過自己的經歷,已經深深地懂得:要得到這一切,必須費盡心機去鉆營、去爭奪,裝腔作勢,吹牛拍馬,察言觀色,翻云覆雨,都是少不了的。在這里沒有什么尊嚴可說。他既然心甘情愿從官場中退出來,就必須對社會公認的價值尺度加以否定,并給自己的生命存在找到新的解釋。
這詩前四句就是表現一種避世的態度,也就是對權位、名利的否定。開頭說,自己的住所雖然建造在人來人往的環境中,卻聽不到車馬的喧鬧。所謂“車馬喧”是指有地位的人家門庭若市的情景。陶淵明說來也是貴族后代,但他跟那些沉浮于俗世中的人們卻沒有什么來往,門前冷寂得很。這便有些奇怪,所以下句自問:你怎么能做到這樣?而后就歸結到這四句的核心——“心遠地自偏”。精神上已經對這爭名奪利的世界采取疏遠、超脫、漠然的態度,所住的地方自然會變得僻靜。“心遠”是對社會生活軌道的脫離,必然導致與奔逐于這一軌道上的人群的脫離。
那么,排斥了社會的價值尺度,人從什么地方建立生存的基點呢?這就牽涉到陶淵明的哲學思想。這種哲學可以叫作“自然哲學”,它一方面強調自耕自食、儉樸寡欲的生活方式,另一方面重視人和自然的統一與和諧。在陶淵明看來,人不僅是在社會、在人與人的關系中存在,而且,甚至更重要的是,每一個個體生命作為獨立的精神主體,都是面對著整個自然和宇宙而存在的。從本源上說,人的生命是自然的一部分,只是由于人們把自己從自然中分離出來,在虛幻的、毫無真實價值的權位、名利中競爭、追逐不已,生命才充滿了一得一失喜憂無常的焦慮與矛盾。因而,完美的生命,只能在歸復自然中求得。

本頁答案點評

用戶評論

我要糾錯
五月婷婷丁香草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