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ogress id="lnd3p"></progress>
<ins id="lnd3p"></ins><ins id="lnd3p"></ins>
<cite id="lnd3p"><span id="lnd3p"><cite id="lnd3p"></cite></span></cite>
<del id="lnd3p"><noframes id="lnd3p"><listing id="lnd3p"></listing>
<var id="lnd3p"><i id="lnd3p"></i></var>
<th id="lnd3p"><i id="lnd3p"><th id="lnd3p"></th></i></th>
<cite id="lnd3p"><span id="lnd3p"></span></cite>
<del id="lnd3p"><span id="lnd3p"></span></del><ins id="lnd3p"></ins>
<progress id="lnd3p"></progress>
<del id="lnd3p"></del>

《人民解放軍百萬大軍橫渡長江》閱讀賞析

信息發布者:孟2016
《人民解放軍百萬大軍橫渡長江》閱讀賞析
    毛澤東是一位卓越的無產階級革命領袖,更是一位了不起的語言藝術大師,柳亞子先生曾稱贊他“才華信美多嬌”。他的文章不僅語言準確簡潔,感情色彩鮮明,而且氣勢非凡,就連一則簡短的消息也寫得豪情萬丈,雄渾有力。重讀《人民解放軍百萬大軍橫渡長江》,再次被那宏大的氣魄和昂揚的**感染。
一、**四溢的數字
    數字原本抽象而枯燥,毛澤東在這則消息中卻能賦予其鮮活的靈性,使之迸發出震蕩山河的藝術魅力。具體地講,數字可分為三類:①寫人民解放軍數量的,如“百萬大軍”、“該路35萬”、“我東路35萬大軍”等;②寫戰線長度的,如“從1000余華里的戰線上”;③寫渡江時間的,如“20日夜起……24小時內”、“21日下午五時起,……余部23日可渡完”、“與西路同日同時發起渡江作戰……余部23日可以渡完”。這三類數字有機結合在一起,則具有了一種激蕩人心的藝術效果:戰線如此之長,時間如此之短,軍隊如此龐大,進兵如此神速,恰好突出我軍渡江作戰的摧枯拉朽之勢。非胸伏百萬雄兵之人不能出此語!
二、頗具雄風的選詞
    首先是節奏相似的短語并列連用,如寫我軍是“西起九江,東至江陰”、“沖破敵陣,橫渡長江”、“英勇善戰,銳不可當”,敵軍則是“紛紛潰退,毫無斗志”,這些短語四字一句,成雙成對,形成鮮明而輕快的節奏,與我軍奪取勝利的豪邁之情相吻合。
其次是顯示輝煌戰果的動詞,如:“突破安慶、蕪湖線”,“已占領貴池、殷家匯……”,“正向南擴展中”,“已殲滅及擊潰一切抵抗之敵,占領揚中……并控制江陰要塞,封鎖長江”,“切斷鎮江無錫段鐵路線”等,這些動詞干凈利落,很好地突出了我大軍勢如破竹、所向披靡的進攻態勢。
再次是極具表現力的副詞和形容詞,如“24小時內即已渡過30萬人”,“東面防線又被我軍突破了”,“所有預定計劃,都已實現”,“業已切斷……”,這些副詞似乎也具有了激動人心的魅力。寫G·M·D廣大官兵則說“一致希望和平”,“都很泄氣”;寫反動派則說“不起絲毫作用”,“不料正是湯恩伯到蕪湖的那一天”。這些詞語既有大勢所趨、人心所向的準確判斷,又有對一小撮反動派逆潮流而動的辛辣嘲諷。
三、巧妙連用的地名
    內涵本很單一的地名在毛澤東如椽巨筆之下也能讓人頷首稱道。“首先突破安慶、蕪湖線,渡至繁昌、銅陵、青陽、荻港、魯港地區”,“這一路現已占領貴池、殷家匯、東流、至德、彭澤之線的廣大南岸陣地”,“占領揚中、鎮江、江陰諸縣的廣大地區”,這些并列連用的地名,讀起來輕快而連貫,形成一種迅疾的語勢,它們一方面交待了我軍實際進展情況,更重要的是以那迅疾之勢突顯出我軍攻城拔寨、無堅不摧的氣勢。
    這則消息雖不是宏篇巨著,卻也堪稱精美短章。毛澤東極富氣勢的語言熔鑄了他那非同凡響的領袖氣質,也顯示了他駕馭語言的嫻熟而高超的技藝。
摘自《語文教學通訊》2004/2

本頁答案點評

用戶評論

我要糾錯
五月婷婷丁香草草